昨夜的疾风骤雨终于过去了,层层堆叠在路上的梧桐叶现在看着也不似昨晚那般落魄。或许有人常常因叶落而生悲,可我现在瞧着,它们自己倒很是坦然。

wutong1

我在上课途中穿过这条必经的梧桐道,瞥到眼前这一片金黄,忽然想起了《飞鸟集》中的一句话:

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h like autumn leaves.
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。

以前我不喜欢这句话,死生皆大事,要么不敢去想象死,倒不论它是静美的或是孤寂的;要么一想到不管多么绚烂的一生都将归于所谓的静美,不免开始思考活这一遭的意义。倒觉得泰戈尔有些自欺欺人的意思,美美地活着就罢了,还想美美地死去。

我曾经相信没有几个人能在回顾自己到现在为止的生命时,觉得是那么的绚烂。生命是短暂的,但却能容纳无数的遗憾。种种经历,都可能会让本会绚烂的一生失去些许光泽,最后归于黯然,哪抵得上什么秋叶的静美。

但在这短短二十年以来的悲欢交替中,我的生死观、人生观一遍遍地被重新塑造,或许是来自于一次久别,或许是一次重逢,或许是一次舍,也或许是一次得……

wutong2

生命本来不就是一种恩赐吗?因为这种恩赐,我拥有了亲人,结识了朋友,相遇了恩师;因为这种恩赐,我赏了美景万千,尝了美食无数;因为这种恩赐,我拥有了我拥有的一切……正是因为我活着,我才有为了更好地活着而狂野不止的资格。

我是这耀眼的瞬间
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
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
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
我在这里啊
就在这里啊
惊鸿一般短暂
如夏花一样绚烂
————朴树《生如夏花》

只需要坦然接受这份恩赐,按照自己的想法去不断地追求,去为了更好地活着而活着,不论生命的长与短,不论路途的平坦与曲折,始终对生命保持敬畏,不负自己,不虚此行,就如夏花一样绚烂。

如果非要探究活着的意义是什么,那我觉得只是活着本身,加上持之以恒地对更好地活着的追求。短暂的生命里,要以自己的姿态活着,应该由自己去定义什么是更好地活着,而不是被动地接受社会或者他人对于“人生价值”的定义。虽然我发自内心地感谢在我人生不同阶段陪伴着我的亲人与朋友,但从生到死,能够真正陪伴一生的,恐怕只有自己。

希望当生命wutong3如眼前这梧桐叶般凋零的时候,能如他所言:

我相信自己
死时如同静美的秋日落叶
不盛不乱
姿态如烟
即便枯萎也保留丰肌清骨的傲然
玄之又玄